Tag: read

[閱讀] – 藍色

[閱讀] – 藍色

古巨基 – 隨便 領悟 不領悟 一念之間 如釋重負 倦了 沒了 沒意義 愛情來去太容易 沉默 衝突 沒有對錯勝負 別太固執 別堅持 隨便讓它過去 生命總不能重來 愛情還能期待 歲月能讓人放開 一路走來也許太多人生的無奈 珍惜你的人還在 生命總不能重來 時間不能停擺 拋空一切能釋懷 等到兩鬢都變白 回頭看 這一切都沒什麼 什麼 ===================== 昨天看這個叫藍色的故事﹐看到凌晨5點。 我喜歡裡面對主角心情的描述﹐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第二部開始以後覺得象再讀“愛情白皮書”的文字版。希望我不會跟主角一樣﹐永遠沉迷在往事裡。

前方的幸福

前方的幸福

平淡的生活中﹐孤單常常在我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突襲。 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種感覺。就好像德州的天氣﹐陽光明媚的十月早上﹐忽然一片烏雲飛過﹐雨劈瀝啪啦的砸向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的人群﹐然後一聲不響的溜走。 孤單的時候﹐我喜歡坐在溫暖的被子裡﹐身邊的桌子上擺杯濃濃的熱茶﹐一些心情好的時候絕對不敢碰的高熱量垃圾食物。電話丟在隔壁房間﹐即使聽到也不會浪費體力起來接。筆記本擺在腿上﹐放些輕快的歌﹐看著56K的modem以烏龜賽跑的速度爬向一個個文學網站﹐想在別人的故事中迷失自己。 我的心情不是不好的。我想現在最能形容我的詞該是“路人甲”吧。以與我無關態度對待我所面對的一切﹐以好奇卻冷漠的心態去觀察他人。 喜歡看愛情小說。常常是點擊更新欄中的每一本﹐好的壞的我差不多來者不拒。除非覺得某作者的文筆用來打發時間都太對不起自己的腦細胞。看到喜歡的文筆更是如得珍寶﹐非得找到作者的專欄把她所有作品拜讀才甘心。 今天找到的作者是衛小游。看到的第一本是現代喜劇﹐馬上就喜歡上她風趣的文筆和有特色的劇情(要知道在愛情小說中尋找不一樣的角色和劇情還真是海底撈針)。從下課回家到現在已經看了五六本了吧。速度比較慢是因為中間還是受責任心的督促為了明天的考試去看了幾章關於合同的憲法規定。最有印象的一本是<<等在前方的幸福>>。 女主角的個性刻划得很深刻。從小被冠上堅強的頭銜﹐她忘了哭﹐忘了抱怨﹐只因為別人為了她的堅強而讚賞﹐讓她認為那是她該做的。那種淡淡的懮傷﹐被隱藏的不滿﹐或許在加一點點憤怒﹐差點讓我以為在讀亦舒的書。很喜歡她的獨立。有多少人能夠隨意的放棄高薪的工程師職位去當洗頭髮的小妹﹖不過我想她的獨立也是一次次受傷後的堅強換來的。我羨慕﹐可是不會想付出那代價。 一個溫馨的網戀故事。我是對網絡沒有幻想的人。在網路上認識很多朋友﹐也曾在深夜把心敞給太平洋對岸的陌生人。可是我對他們沒有愛情的幻想﹐甚至連當好朋友的幻想都沒有。可以看得見﹐摸得到的朋友們都那麼難保留﹐何況是一個點擊就可以從內存中刪除的電子迅號﹖ 我不想給別人不實際的錯覺。不會天真的想在網上找到愛上我的思想的人﹐所以把照片都擺在網上﹐免得別人有不必要的遐想。會真誠的和寫email給我的人交流﹐可是不會太執著﹐畢竟大家又各自的生活。書中主人翁相遇的聊天室毫無預告的關閉﹐只留下一句“世間沒有永遠”。什麼時候這個網站會關閉﹐我也不知道。會有人惋惜嗎﹖我想﹐我會留下的也只是一句“過期了”吧。 故事從女主角方面發展﹐有點忽略男主角﹐讓他變成不實際的白馬王子。體貼﹐溫柔﹐幽默﹐浪漫﹐最重要的﹐是有一顆懂得她的心。這是愛情小說可愛又可恨的地方。創造出一個完美的情人給那些孤獨的女生們﹐要她們如何能在現實中找到滿足﹖ 我錯了﹐原來我還是不能以冷漠去觀察別人。即使是個虛構的故事﹐我還是要把自己牽扯進去。哎﹐我畢竟還是個以自我為中心的獅子座。

百分之百的女孩

百分之百的女孩

四月一個晴朗的早晨﹐遇見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林少華 四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後街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 不諱地說﹐女孩算不得怎麼漂亮﹐並無吸引人之處﹐衣著也不出眾﹐腦後的頭髮明顯地帶有睡覺擠壓的痕跡。年齡也已不小了—應該快有30了。嚴格地說來﹐恐怕很難稱之為女孩。然而﹐相距50米開外我便一眼看出﹕對於我來說﹐她是個百分之百的女孩。從看見她身姿的那一瞬間﹐我的胸口便如發生地鳴一般的震顫﹐口中如沙漠干得沙沙作響。 或許你也有你的理想女孩。例如喜歡足頸細弱的女孩﹐或是眼睛大的女孩﹐手指非常好看的女孩﹐或不明所以地迷上慢慢花時間進食的女孩。我當然有自己的偏愛。在飯店時就曾看鄰桌一個女孩的鼻形看得發獃。 但要明確勾勒百分之百的女孩形像﹐任何人都無法做到。我就絕對想不起她長有怎樣的鼻子。甚至是否有鼻子都已記不真切﹐現在我所能記的﹐只有她並非十分漂亮這一點。事情也真是不可思議。 “昨天在路上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我對一個人說。 “唔﹐”他應道﹐“人可漂亮﹖” “不﹐不是說這個。” “那﹐是合你口味那種類型嘍﹖” “記不得了。眼睛什麼樣啦﹐胸部是大是小啦﹐統統忘得一干二淨。” “莫名其妙啊﹗” “是莫名其妙。” “那麼﹐”他顯得興味索然﹐“你做什麼了﹖搭話了﹖還是跟蹤了﹖” “什麼都沒有做。”我說﹐“僅僅是擦肩而過。” 她由東往西走﹐我從西向東去﹐在四月裡一個神清氣爽的早晨。 我想和她說話﹐哪怕30分鐘也好。想打聽她的身世﹐也想全盤托出自己的身世。而更重要的﹐是想弄清導致1981年4月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們在原宿後街擦肩而過這一命運的原委。裡面肯定充滿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般溫馨的秘密。 如此談罷﹐我們可以找地方吃午飯﹐看伍迪。愛倫的影片﹐再順路到賓館裡的酒吧喝雞尾酒什麼的。弄得好﹐喝完說不定能同她睡上一覺。 可能性在扣擊我的心扉。 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已近至十五六米了。 問題是﹐我到底該如何向她搭話呢﹖ “你好﹗和我說說話可以嗎﹖哪怕30分鐘也好。” 過於傻氣﹐簡直像勸人加入保險。 “請問﹐這一帶有24小時營業的洗衣店嗎﹖” 這也同樣傻裡傻氣。何況我豈非連洗衣袋都沒帶﹗有誰能相信我的道白呢﹖ 也許開門見山好些。“你好﹗你對我可是百分之百的女孩喲﹗” 不﹐不成﹐她恐怕不會相信我的表白。縱然相信﹐也未必願同我說什麼話。她可能這樣說﹕即便我對你是百分之百的女孩﹐你對我可不是百分之百的男人﹐抱歉﹗而這是大有可能的。假如陷入這般境地﹐我肯定全然不知所措。這一打擊說不定使我一蹶不振。我已32歲﹐所謂上年紀歸根結底便是這麼一回事。 我是在花店門前和她擦肩而過的﹐那暖暖的小小的氣塊兒觸到我的肌膚。柏油路面灑了水﹐週圍蕩漾著玫瑰花香。連向她打聲招呼我都未能做到。她身穿白毛衣﹐右手拿一個尚未貼郵票的四方信封。她給誰寫了封信。那般睡眼惺忪﹐說不定整整寫了一個晚上。那四方信封裡有可能裝有她的全部秘密。 走幾步回頭時﹐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 “ “ 當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當時應怎樣向她搭話。但不管怎麼說﹐那道白實在太長﹐我篤定表達不好──就是這樣﹐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夠實用。 總之﹐道白自“很久很久以前”開始﹐而以“你不覺得這是個懮傷的故事嗎”結束。 “ “ “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地方有一個少男和一個少女。少男18﹐少女16。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麼漂亮﹐無非隨處可見的孤獨而平常的少男少女。但兩人一直堅信世上某個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適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是的﹐兩人相信奇跡﹐而奇跡果真發生了。 一天兩人在街頭不期而遇。 “真巧﹗我一直在尋找你。也許你不相信﹐你對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從頭到腳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樣。簡直是在做夢。‘ 兩人坐在公園長椅上﹐手拉手﹐百談不厭。兩人已不再孤獨。百分之百需求對方﹐百分之百已被對方需求。而百分之百需求對方和百分之百地被對方需求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這已是宇宙奇跡﹗ 但兩人心中掠過一個小小的﹐的確小而又小的疑慮﹕夢想如此輕易成真是否就是好事﹖ 交談突然中斷時﹐少男這樣說道﹕ “我說﹐再嘗試一次吧﹗如果我們兩人真是一對百分之百的戀人的話﹐肯定還會有一天在哪裡相遇。下次相遇時如果仍覺得對方百分之百﹐就馬上在那裡結婚﹐好麼﹖ […]

張愛玲語錄

張愛玲語錄

「人性」是最有趣的書﹐一生一世看不完。 最可厭的人﹐如果你細加研究﹐結果發現他不過是個可憐人。 不知聽多少人說過﹐她從前像我那年紀的時候比我還要瘦 ─ 似乎預言將來我一定比她們還要胖。 自我犧牲的母愛是美德﹐可是這種美德是我們的獸祖先遺傳下來的﹐我們的家畜也同樣具有的 ─ 我們似乎不能引以自豪。 我喜歡我四歲的時候懷疑一切的眼光。 我喜歡錢﹐因為我沒吃過錢的苦﹐不知道錢的壞處﹐只知道錢的好處。 錢太多了﹐就用不著考慮 ; 完全沒有錢﹐也用不著考慮了。 能夠愛一個人愛到問他拿零用錢的程度﹐那是嚴格的考驗。 鐵打的婦得。永生永世微笑的忍耐。 外表上看上去世界各國婦女的地位高低不等﹐實際上女人總是低的﹐氣憤也無用﹐人生不是賭氣的事。 狂喜的人﹐我還能想像得出他們的心理 ; 你們這種謙遜得過份的人﹐我簡直沒法了解 ! 極端的病態與極端覺悟的人究竟不多。 裝扮得很像樣的人﹐在像樣的地方出現﹐看見同類﹐也被看見﹐這就是社交。 對於不會說話的人﹐衣服是一種語言﹐隨身帶著的袖珍戲劇。 要做的事情總找得出時間和機會 ; 不要做的事情總找得出藉口。 回憶永遠是惆悵的。愉快的使人覺得 : 可惜已經完了﹐不愉快的想起來還是傷心。 這張臉好像寫得很好的第一章﹐使人想看下去。 一個知己就好像一面鏡子﹐反映出我們天性中最優美的部份來。 替別人做點事﹐又有點怨﹐活著才有意思﹐否則太空虛了。 有人共享﹐快樂會加倍﹐懮愁會減半。 在沒有人與人交接的場合﹐我充滿了生命的歡悅。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教書很難 ─ 又要做戲﹐又要做人。 這幾天總寫不出﹐有如患了精神上的便秘。 坐在電車上﹐抬頭看著面前立著的人﹐盡多相貌堂堂﹐一表非俗的﹐可是鼻孔裡很少是乾淨的。 書是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缺點是使我近視加深﹐但還是值得的。 別人寫出來的東西像自己﹐還不要緊 ; 祇怕比自己壞﹐看了簡直當自己「一時神智不清」寫的﹐那才糟呢 !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