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骨子里的情怀

骨子里的情怀

上班以来我最期待的是午餐时间。我们一组十来人,中午至少能找五六个一起吃饭。由于大家都属于年龄层次比较高又思想比较成熟的成年人,虽然一开始也总是从八卦开始聊,结束时往往是仍还在意犹未尽的争论着某些人生问题。昨天的话题是男女平等与家庭和睦,今天的是死亡的方式,而前不久我还与大老板兴致高昂的讨论过我们彼此对税收的观念。我比较倾向与liberal, 而他是不折不扣的保守党。虽然讨论的气氛融洽老板也够开明,但后来我还是反省自己做人是否不够圆滑,这种事情附和老板实在没什么大不了。 我喜欢的一个博客女主住在长沙。她常常说一些这个城市的事情,让我觉得十分亲切。虽然我对长沙已经过于陌生,即使对外仍称自己是长沙人,那里只是家乡,却不再是家。她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望月的人。长沙有个区叫做望月湖。记忆里那里似乎是没有湖的,但这样一个名字多么有气质呀。我一向觉得长沙的各种地名都很有味道,岳麓山,银盆岭,橘子洲头,潇湘大道。但其实它们或许也不比其他地方的名字有味道,只是因为在记忆里沉淀了许多年才拿出来温习,就多了分怀旧的韵味。 离题了。我本来想说的只是这篇文章。她在里面说一种人,是骨子里有情怀的人。这种形容实在是笼统而模糊,也很难定义,我却偏偏就被这一句话震撼了。这年头人总爱批评别人市侩。那的确,我们大多数人庸碌一生,为五斗米折腰的折腰卖笑的卖笑。但总有一些什么是值得坚持的吧,不管你所坚持的目标实际如婚姻与事业,还是心灵上的信仰和安乐。每一种坚持,不管别人认同与否,都是一个故事。说给平常人听一两句就能带过,若是真要落笔,也能写出洋洋洒洒许多个长篇。 前一阵子我去了致康园做义工。那里的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脑瘫,虽然智力方面大多数没有妨碍,动作却不能自主。脑瘫的原因很多,有可能是先天,也有可能是产后一个月内其他原因引起,所以这些孩子从一出生就无法自理。孩子们大多数都不能自己站立,就连坐也是要用绳子把腿绑在椅子上才能坐得稳当。我们当天的工作是帮他们开运动会,每一个义工都负责一个孩子,在他们玩不同游戏的时候托着他们。由于他们不大能自控身体的动作,许多时候场面都是一片混乱,但孩子们都玩得很开心,也没有人计较输赢。玩保龄球的时候,许多孩子没有办法好好握住球,更不用说按正确的方向丢出去。其他的孩子虽然也都急着想要玩,却没有人埋怨,大家都帮玩的人加油,为再小的成功欢呼。运动会结束后我们陪他们到餐厅喂他们吃饭,之后他们就要回二楼的房间了。有的孩子是被抱上去的,有的自己走。一个孩子被阿姨带到楼梯脚下,帮他把双手放在扶手上,让他自己爬楼梯。我们就站在走廊里,看到他每跨一步都需要强大的努力,而他却还时不时回过头来给我们一个笑脸。这些孩子或许一辈子坚持的,就是我们觉得天经地义的自理能力。可是他们每一个人都那样努力,甚至还不忘保持微笑。 我当时突然觉得惭愧。我这一生拥有的太多,付出的太少,我却还不知足,常常埋怨,偶尔幻想不劳而获的得到更完美的生活。 羡慕也好,怜悯也好,我们都不能去过别人的生活。我们所有的只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故事。虽然生活中有形形色色的过客出现,但陪你再久的也只是过客。不必在意自己的平凡,也不要放弃自己的坚持。而骨子里的情怀,对我来说,我想或许那就是so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