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美好

夜裡起來倒水喝,走進客廳看見忘記關掉的聖誕燈,在角落裡孤零零地閃爍。一時被那不曾預料的美麗震撼,竟是光著腳站在那裡發起呆來。

還記得一個人過的第一個冬天,在金澤那小小的七畳室里。之前的房客留下了一棵小小聖誕樹和許多滿天星的燈。我圍著屋子挂了一圈又一圈,都還沒有用完。那一個個漫長的冬夜,我也曾常常這樣呆呆的看著它們閃爍。心血來潮找到那時候寫的字,是這樣描述的:”居然找到一串聖誕燈. 掛起來, 沒有星星的夜晚我可以數它們. 這是我的火柴盒唯一的飾品.”

我最需要感謝的恩賜,就是可以被看到美麗的聖誕燈這樣細微的小幸福填得滿滿。在最最沮喪低迷的日子裡,我都會覺得,雨總會停,藍天還是會出現,人生畢竟是美好的。

妖怪

久违的在飞机上写了很长的呓语,晚上记起要贴出来,却找不到了。我难得一口气写下那么多的字,很是气苦。我这样流水的随笔,经不得细细推敲,若是还要重新写一遍那多乏味。

最近爱看的博客叫做“对妖怪也要温柔”,作者是石头花园的歌女,写了几篇我极爱的故事。忐忑的追到博客,生怕是满页的宣传,却意外找到更多美好文字,生活中许多细节都生动刻画成深刻瞬间。因为写得真是好看,我干脆从最最开始看起,自己觉得有些像是纯洁的偷窥狂,默默看这个与我同年的她是如何成长如何写出那样动人的曲折。于是脑海里便出现一个性格鲜明的女子,抽不同牌子的烟(现在已经戒了),喝冰酿的酒,常年坐在一台性别不明叫做十九的电脑前写动人的故事。有些偏执却不离群,喜欢呼朋唤友看话剧电影听乐团表演,文字却常常有关孤独与寂寞。另外她是旱冰好手,也会心血来潮在人前炫耀一番。

我觉得我有些单相思的倾向。

写这些的时候我刚好在听张学友的老歌。周治平的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原来还有粤语版,张学友浑厚的声调唱起来,又是格外不同的味道。四大天王红遍天地的时候我还小,不懂得为什么小眼睛方脸庞的张学友如何也能跟其他帅哥一起并列天王级别。那时候我喜欢的是大眼睛的郭富城,觉得他一笑能勾魂。要等我到二十多岁以后,听张学友的歌,看他的电影,才欣赏起他的阳刚和韵味。

人的口味真是会变的。小时候我不喜欢吃青椒茄子和苦瓜。那的确到现在还是不喜欢吃青椒茄子和苦瓜,但除此以外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大多都变了。现在说小时候,大致是终止于高中毕业。记得那时候铁坦尼号电影热播,同龄女孩电影票买许多张(不过那时候电影票也只要五块钱),还看一遍哭一遍,我十分不屑。说莱奥纳多除了一张出色的脸,演技实在差劲。而某一天在飞机上看禁闭岛,看他颓废疯狂的样子和精湛的演技,心头突然惶恐失落。原来那样意气风发的杰克也会成长也会老。那一刻,我又爱上了当年青涩漂亮的莱奥纳多。

另。朋友旅途中来看我。我只得一日闲,带她去我最喜欢的小巷,离我家里只有一个巷口,两边画满graffiti,似是走进谁的臆想梦境。这张照片是我最喜欢的。

阴天

早上起来看看外头,并不像周末那样艳阳高照的样子。翻了翻没有牛仔裤,便还是穿了裙子和人字拖出门,等车的时候狠狠哆嗦了一阵子,还要装作“其实我不怕冷”。

话说我最近发现自己有了小肚腩,很是惶恐。其实我高中大学一直有些婴儿肥,瘦下来也不过是从日本回来以后的事。因为以前一直减肥无功,有些沮丧,回到家就放弃节制,努力享受父母的填鸭。谁知道反而变得骨瘦如柴,人见人惊叹的,以致那以后这许多年我都秉着“我是怪胎”的心态未曾亏待过自己的馋嘴。想想也是年近三十了,怪胎也坚持不下去这折腾,新陈代谢终于开始追不上我吃的脚步,不知何时吨了一圈肉在腰围上,肥肥软软的,怪不习惯的。所以我在念叨了一个月之后,终于还是开始重新运动。

周四出差回来,中午到家,反正无事,跑去健身房游泳。下午三点在游泳池的都是老爷爷老太太。我很不好意思的下水,扑腾了半个小时,就气喘吁吁的。这还是我喜欢的运动,若是叫我去跑步,怕是一刻钟不到就要喊停。第二天自己在家里做P90X,挑了最轻的力度,中途还是要休息好半天。周六跟朋友去爬山,四个小时下来,整个人都要散架。星期天早上起床,迈步都辛苦,决定给自己放假。跟室友在咖啡店看看人群,逛逛街,真是美好。

—————————————–

如今写东西都是写一半就忘记。这几天阳光明媚,白天出去走一走,在附近的公园晒个太阳,一个周末就混混沌沌的过去了。晚上却有些麻烦,因为旧金山的旧房子都没有空调,开窗嫌吵,关窗又被热醒。但真是难得一见的夏天呀!要好好珍惜才对。

兒童節快樂

自從我離開中國,就沒有慶祝過兒童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美國的孩子已經夠幸福,並不需要再多一個屬於他們的節日。而我自從離開,就迅速地長大懂事。兒童節的記憶,就留在某一年戴著蝴蝶結抹著鮮豔唇彩在舞台上旋轉的瞬間。

大半個禮拜在紐澤西州的小鎮上。並沒有德州那樣熱,但是因為不曾預料,更是心煩些。工作結束得早,有半個下午的時間要打發,卻不願出門,呆在舒適的房間裡。同事在搬新家的時候買了一張這家連鎖酒店的大床,牌子很是狂傲,叫做似天堂。他說,這樣不管是出差還是回家,至少床都是一樣舒適。

說實話,這張床的確是比我那剛搬到加州時匆忙購下的便宜貨舒適多了。久不曾出差,居然還有些想念時時有人服務的日子。習慣了總有人在身邊的熱鬧,更是享受這偶爾的清淨。

但這已經不再是我嚮往的生活方式。一年下來,已經習慣了朝九晚五的工作,週末在家研究新菜譜,煮給賞臉的朋友們。還是期待旅行。但是世界那麼大,一輩子也看不完。人不可能一直在路上,總是要回家的。25歲那年憧憬的幸福,似乎唾手可得,我卻越來越害怕。

25歲的時候我還很貪心。想要的雙手雙腳加起來都不夠數。而如今我覺得很多東西都不重要,而重要的那幾樣都不是我可以掌握的。我只是學會了如何去面對失去,輕易不給人看出煩惱罷了。

或許會有人覺得我的生活已經夠一帆風順,但其實我卻常常覺得辛苦。因為不曾經歷過更加辛苦,所以即使懂得自己是幸運的,還是會感嘆,這一路走過來,偶爾精彩,更多平凡,已經有些累了。

那麼接下來,可以用一些精彩,換更多平凡的安穩嗎?

無題

在紐澤西州的小鎮上。並沒有德州那樣熱,但是因為不曾預料,更是心煩些。工作結束得早,有半個下午的時間要打發,卻不願出門,呆在舒適的房間裡。同事在搬新家的時候買了一張這家連鎖酒店的大床,牌子很是狂傲,叫做似天堂。他說,這樣不管是出差還是回家,至少床都是一樣舒適。

說實話,這張床的確是比我那剛搬到加州時匆忙購下的便宜貨舒適多了。久不曾出差,居然還有些想念時時有人服務的日子。習慣了總有人在身邊的熱鬧,更是享受這偶爾的清淨。

但這已經不再是我嚮往的生活方式。

還是期待旅行。世界真大,一輩子也看不完。但人不可能一直在路上,總是要回家的。

遺忘的碎片

這一篇寫在電腦裡,因為那個週末沒上網,來不及貼。也幸虧如此,尚未遺失。

——————————————————–

到家了。坐在床上讀書,聽得到對面小學孩子們的笑鬧聲,偶爾還有幾隻鳥兒唱上幾句。已是初夏,一出門就滲出一層細汗來,還好有些微風,拂過就不見了。時不時還吹動後院裡幾隻風鈴,叮叮咚咚,很有夏天的感覺。昨夜似是下了些雨,悶悶的,卻是自小習慣的氣候,竟是十分懷念。

上午爸媽都在家,一家人和和睦睦吃了早飯,七聊八扯,又去後院看了看他們新種的花草時蔬。中午仍是我愛吃的菜,喝了滿滿三碗湯。每次回來,都是如此,眷戀的不是那些小菜,而是那份父母慈愛。家是越有家的樣子,似乎什麼都沒有變過,但其實什麼都不一樣了。三公主老了,已經是貴婦的樣子,慵慵懶懶的。只是偶爾聽到小貓小狗吵鬧,身段倒也還是矯健。

下午出門,買了遲到的賀禮去看孕中的好友。她這幾年也是多番波折,父親重病,工作煩心,第一次懷孕也不順利。只是嫁得好,丈夫百般體貼,便辭了工作一心一意的照顧家人,又做起自己的網絡事業。半年不見,她心寬了不少,寶寶就要出生,自己的公司也做得風風火火,再不用受人的氣。只是父親還是沒撐到當祖父,很是遺憾。我跟她姐弟二人都親近,也都常見到她們父母。還記得上次見到他,身體雖弱,精神卻很好,還送我佛經小冊子,對自己的生死倒是看得豁達了。想我當年與他們初識,常羨慕她家庭富裕,戀情和滿,怎想到後來如此坎坷。到頭來,最要緊還是身體健康,工作錢財愛情,都不過是奢侈。

——————————————————- 我是豬頭的分割線

那天晚上去吃小龍蝦。排了半天隊,吃個飽滿,也不過八點多。又跑去喝奶茶,坐在外頭突然起了暴風,被沙子擾的睜不開眼,早早的回了家,更是沒了去夜店的興致。第二天一早在手機上看FB,儼然看到婚禮的照片,驚出一身冷汗。才曉得原來特意回家參加的婚禮,硬生生被我記錯了日子。那一刻的心情—-OrZ真是太确切的描述了。

人生有些片段是错过就再也回不来的。而我一而再的错过,却还是学不会改变。

Peru

Peru. I’ve tried to caption my pictures well enough to tell the story. If you are looking for a better one, you might have to wait until the book comes out :)

Lima

 

Cuzco

月記

最近博客很抽風。每次想到什麼要寫的,總是上不來。上的來的時候,又覺得沒有話說了。無奈的很。也想過乾脆放棄,卻又覺得可惜。近來的新愛是Project 365. 每天拍一張照片,放在Facebook上,堅持了兩百多天,開始倦怠。再加上感冒,落下好幾天。但其實都不是藉口,若是真有心,不出房間都能找到許多有意義的瞬間拍下來,更不用說可以記下的想法了。所以到底還是人的懶惰。想想小時候每天有老師家長問起功課做得如何,居然有些想念。大人的責任說起來實在是件苦差。若是生小孩,還要為另外一個活生生的人兒負責,真是不寒而栗。

要好的主管幫我寫推薦信。洋洋灑灑寫了四大頁,比我的PS還長,真是辛苦了。弱點的那道題,他說,lack of focus on a single field of study/work, which sets her back from being extraordinary at something. 想一想還真是。不管是學習,工作,還是興趣,我都靜不下心來認真對待。什麼都會一點,什麼都不精。這在年輕的時候或許還說的過去,但職場近十年,已經沒有藉口。

自從搬到舊金山,朋友平均年齡降了三四歲,還在每天吃喝玩樂不亦樂乎的階段。我這樣愛玩,也跟不上組織,週末只肯跑一兩場,每星期至少也要在家吃上三餐晚飯。在家裡有三個室友陪伴,熱熱鬧鬧的也很不錯。生活快樂了,工作卻又有些麻煩。人生只是沒有完美,若是工作順心了,怕又有其他問題出現,乾脆平淡接受。有些人的事業是自己的最愛,我卻一直覺得不要把最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因為要吃飯,要看人家的臉色,久了或許就愛不起來了。像我喜歡拍照吧,若是要幫人家拍,不一定拍的是自己喜歡的東西,拍了人家還挑剔,想著就堵心。

媽媽節想做一本相冊。找到一張舊照,很是唏噓。發上來跟大家同唏噓。

tidbits of the day

To share.

Bill Cunningham – a documentary of the elusive photographer who captured New York’s history along with its fashion. A man who loved his work so much that he didn’t have time to find a person to love. A man who lived in a studio and tore up checks because, as he says, freedom and liberty are expensive.

The Missing Piece and The Big O – A reminder :)

Draw Something – My new obsession.

20120308-140118.jpg

我一直覺得,如果你是話嘮,最好去當計程車司機的另一半。他們不但接受,還會感激你每天在他們耳邊的碎碎念。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